產品類別

聯系方式

聯系人:鄧經理

手機:13668181331、13678093536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QQ:236610823

聯系地址:成都市青羊區蘇坡中路63-113號

行業新聞

15萬公里的管道記錄工人的人生旅途

發布時間: 2015-08-26 00:33   755 次瀏覽
    老菜顧不上問這是什么管道,也未過多考慮在開蓋的瞬間是否會飄散出有毒氣體。他從車上拿起鐵鉤子,往井蓋上一勾,手臂稍微用點勁就打開了井蓋。隨即轉向車 內,打開車子的發動機,保持高壓清洗機的正常供水,然后抽出30米左右的管道清洗噴頭,放入剛打開的管道口內,再打開壓力機的閥門。
 
    這一系列的動作,老菜已經做了將近15年。“閉著眼睛都知道應該怎么做。”老菜咧嘴一笑,在這一瞬間,皺紋也同時顯現在他的臉頰上。
 
    老菜說,沒有不能疏通的管道,只有因為危險系數高,而不愿掙那點錢的管道。
 
    2015年8月9日,老菜一天都沒有休息過了,從早上出門到現在已經跑了七八個地方了。“每年的汛期都是這樣,堵的地方太多了,這不,前天才下了大雨,又 一批地下管道出現堵塞。”記者見到老菜時,他剛從大興區驅車趕到萬壽路地鐵站旁邊的龍水山賓館,與他一同前往的還有他的妻子。
 
    據龍水山賓館的相關負責人介紹,這個管道兩天前才疏通過,“你看,又堵了。”
 
    堵。是老菜在2015年汛期中聽到***多的字。在七下八上的月份中,出現管道堵塞的特別多。“多數是下完大雨之后管道堵塞。”在北京、武漢、浙江等地,一遇 暴雨,網絡上都會被“城市積水”的話題刷屏,有些網友在網上調侃“直接可以在城市里看海,或直接能在城市里抓魚”……而這些調侃背后,卻極少有人注意到這 么一群人忙碌的身影——管道疏通工人。
 
    人在“管途”
 
    從北京的北三環到南六環,從***東邊到***西邊,這些年疏通管道的路徑基本都圍繞著地下管道在走。“小區的地下管道、居民的排水管道、企業的排污管道……我都去過。”老菜邊說邊用手指數著。
 
    “實際上也還好,就是一天跑的地多。”老菜笑著說,現在比前些年疏通管道容易得多。“就是這個玩意,省了不少事兒。”老菜拍拍清洗機的外殼。
 
    老菜是江西人,2000年來到北京。用老菜的話說,就是“瞎鬧著唄。”那時候,村里很多人都出來了,老菜也跟著出來了。
 
    剛來并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聽著別人說做管道疏通還挺掙錢,“騎著自行車,拿著一根竹竿,每天就在北京的各城區穿梭。收入的確還不錯,疏通一條類似這樣的管道,30元,一天掙個100元沒問題。”老菜邊戴上手套,邊向記者介紹著。
 
    在老菜的“指揮”下,他妻子開了放水的壓力機,轟隆隆的聲音蓋住了老菜的聲音。“一般情況下,壓力開到600-800psi就行,太難通的管道要開到1200。”老菜的妻子陪老菜來過幾次,基本的步驟和原理都懂。
 
    她說,這次剛好孩子放暑假,就來北京玩一段時間。
 
    實際上,自從老菜來北京工作,整個家庭也都是跟著他在轉。暑假的時候,孩子們放假了,家里稍微清閑的時候,就舉家前往北京。“一年也能見好幾次面。”老菜的妻子哈哈地笑著說。
 
    談及老菜的工作環境,他妻子就不樂意了。“這可是***苦***累的活。”她向記者抱怨說,去年和老菜一起去西站幫別人清理管道,那整整清理了6天。
 
    400平方米的地下垃圾池,被各種臟東西堵滿了,造成下水道無法正常運轉。他們16個人分成8組,每組輪流著下到管道里面的空間,人工把垃圾一點點地運上來。“我在上面聞著那味道,就熏得發暈。”老菜的妻子說著還用手在鼻子邊扇了扇風,似乎那味道又鉆入了鼻孔。
 
    一個氧氣罩、一個梯子,加上裝垃圾的塑料袋,這是當時他們的裝備。“每個人***多只能在下面待一個小時,要不然那氣味會讓人窒息。”老菜的妻子說。
 
    這時,老菜完成了******輪的疏通,邊用胳膊抹著汗邊說,“哪有這么夸張,這不都是稀疏平常的嘛。”
 
    老菜的妻子給了老菜一記白眼,說,那前幾年在地下管道疏通的過程中出現死亡的事件還少啊。“我在家里都擔心著哩。”
 
    說歸說,老菜心里還是有譜的,“這掙錢是掙錢,咱不能丟了性命。”
 
    據了解,北京地下管線目前長度總計超過了15萬公里,配套的井蓋超過200萬個,包括供水、排水、電力、通信、廣播電視、熱力、燃氣、工業等8大類。
 
    在這些管道的周圍,時不時都能看到管道疏通工人的身影。15萬公里的管道不知道被城市里的管道工人繞了多少遍,這些管道也記錄著管道工人的人生旅途。
 
    聽著就煩
 
    一口氣徒手在管道中轉了十幾個來回,老菜放下了手中的沖水管道,拿起放在車窗上的礦泉水“咕嚕咕嚕”地喝下去。然后他一手支在清洗機的發動盤上,一手叉著腰,和旁邊的負責人聊起了這個管道堵塞的原因,“這肯定是臟東西太多了,你看水面上漂著一層白沫。”
 
    說著,老菜還不忘問一下負責人是否有可以給清洗機加水的管子。“這可不能省,一天處理堵塞管道多的話,能用掉四五罐水。”他一邊加水,一邊說著。
 
    水加滿了,他跳下車,在井蓋旁邊看了看,又順時針逆時針交替地攪了攪。這時候似乎有些動靜了。
 
    “我們就是賣苦力的。”老菜笑著說。
 
    現在老菜是北京管仕工程技術有限公司的員工,一直以來有高收入的來源,也有相對自由的工作時間。老菜在***開始并沒有想過給自己一個什么規劃,“反正就先做著。”
 
    在來北京之前,老菜在老家江西的工廠上班,每天都要從早上7點鐘干到下午6點鐘,“時間太長,工資又低”。實在覺得沒有什么熬下去的干勁,***后還是出來了。
 
    “但是,在這行做了這么多年,真的是累了倦了。”老菜的話匣子慢慢打開。
 
    他也曾想過去學習一門技術或者在老家找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,可是這個念頭在付諸實踐的時候遇到了阻礙。3年前,老菜實在是聽到“管道堵塞”就煩,于是他決 定回老家看看能不能去做一下別的工作,謀求別的發展。但結果是,在外面待久了,在家里反倒待不住了。“雖然北京這么大,并沒有一平米的房子是真正屬于自己 的,但還是愿意待在北京,似乎老家除了親人,沒有了別的牽掛。”
 
    在家一天一天地待著,他還是覺得應該做點什么。所以2014年,老菜又來了北京,干起了“老本行”。
 
    再次來做這個工作,“聽著不煩了。”老菜尷尬地撓了下頭發。
 
    好在老菜的壓力和以前相比要小了很多。大兒子已經結婚了,并在老家買了房子,有了穩定的收入,這讓他寬慰了不少。老菜說,大兒子在北京讀完高中后,就在單位里面談了一位姑娘回去,如今在江西自己做點小生意,“過得安生自在。”
 
    “現在就把二兒子供出來就行了。”老菜長舒了一口氣,繼續聊著,“我這輩子就這樣了,做什么工作都一樣,好歹這份工作我很熟悉。”
 
    抱著這樣想法的不止老菜一個,其他的管道疏通工人,比如王師傅、吳師傅都是這樣想的。
 
    王師傅今年馬上40歲了,以前還想著先掙點錢,手上有充足資金之后,就換換別的工作,但現在看來也是不可能的了。“沒學歷、沒文憑、更沒經驗。”
 
    吳師傅35歲了,還是單身。他想有一天能娶個媳婦回去,過上幸福的日子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但這些似乎都難以實現。王師傅找過別的工作,“沒有一個通過的。”吳師傅相親過幾次,對方一聽他是做管道疏通的,就委婉拒絕了。
 
    管道旁的夢想,沒幾個能實現的,偶爾處于瓶頸期,“煩一煩,第二天還是照樣奔走在各個管道中”,大部分人都是為了那些錢日復一日地過著同樣的生活。
 
    物質條件富足
 
    北京8月的天,依然很熱。可是干活的老菜已經習慣了。“吃的就是這碗飯。”老菜拋下這一句話,打開發動機,開始了又一輪的疏通。
 
    日復一日地用手拉沖水管,老菜的手上已經起了厚厚的繭。拿起沖水管開始拉的時候,沖水管就壓在那道繭上,反復摩擦著。他還不算是***嚴重的,老周更深,每次 不得不用剪刀來把繭給剪掉。每一位管道疏通工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會留下一些歲月的痕跡,不是厚厚的老繭,就是一塊塊傷疤。
 
    早些年,老菜都是用手一點點地把管道疏通,實在不行就得深入到管道內部。“免不了磕著碰著。”
 
    這些天疏通的管道,基本上都是污水管道,前兩天下雨導致的,“臟東西都沖到下水道里面了。”老菜說。每疏通一條管道,老菜都能拿到一半的工錢,但這次是免 費的。“我們這里有個不成文的規定,如果一次性疏通管道在半個月內,仍然出現了堵塞,就免費再來疏通。”老菜說,上次已經拿了350元了。
 
    做管道疏通這一行,是以疏通管道的數量來算工資的。價格由工人和對方談,疏通之后付賬給公司的老總——方經理,到月底統一結賬。
 
    通常情況下,一個管道疏通工人每個月能疏通幾十個管道,“一個月收入1萬-2萬元沒問題”。支出也就是在房租和吃喝上面,在圈內做出一定規模的時候,管道 疏通工人還會自己買輛清洗車,“這樣人會稍微輕松點。”一個月除去日常消費,錢都可以存著,“小兒子花錢的地方還在后頭哩。”老菜的妻子細數著小兒子一項 一項的花費:上學,到以后的結婚,買房……
 
    老菜剛來北京那會,通下水管道還算是來錢的活。以前他在家種地的時候,基本上掙不到什么錢,一季的糧食出來之后,就張羅著怎么能賣個好價錢,錢到手上還沒捂熱,就要花費在下季的農藥和種子上。“根本沒有什么收入能儲蓄下來。”老菜的妻子說。
 
    到現在,隨著物價的上漲,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每次通下水道的成本沒怎么變,但收入已經是原來的幾十倍。越來越多的江西人涌入北京,來做這項工作。
 
    在老菜妻子的印象中,自己還沒有多大的時候,就聽家鄉的大人說,“要出去做管道疏通。”據她介紹,江西九江瑞昌整個村都是做管道疏通的,現在分布在全國的各個城市。
 
    據疏通工人們計算,整個北京,估計有大概3000個疏通工人,這都算少的。“我們每天都要跑遍整個北京。”
 
    老周初到北京混飯吃的時候,也是跟著老鄉一起來的。在管道疏通的圈子里,會以同鄉為幫派來聚集著做一些工作。老周的這個幫里基本都是江西人,“走哪都是老鄉。”
 
    在北京,像這樣的管道疏通公司很多,大部分是私人辦的,干的都是管道疏通的活,包括疏通馬桶、疏通下水道等。
 
    “跟著方經理干活有保障。他人脈比較廣,每天都能接到好幾趟活,還幫我們交五險一金。”老菜笑著說。
 
    老菜的老板也是江西人,早些時候也是做管道疏通的,在北京待了幾年后,人脈積攢起來了,有很多回頭客,這時候一個人沒辦法做完這么多活,所以開始拉起隊 伍。像老菜、老周等20多個人,一直跟著他干。后來也有幾個其他地方的小伙子加入方經理的隊伍,但都因為吃不了這個苦就離開了。說起自己的老板,大家都還 很喜歡,管道疏通工人沒有一點怨言。
 
    “做這個行業,混飯吃,靠的就是口碑。管道疏通的活很臟很苦,要是沒個好的工作態度,別人就會找別的管道疏通公司。”方經理說。
 
    管道疏通不是容易干的活兒。其他的管道疏通公司也有招新人進來,但都留不住。現在留下的,每個人都有多年的管道疏通經驗,有的對機器的使用非常熟練,有的非常有力氣,******的已經54歲,***小的也有32歲,其他的都是40多歲。
 
    在一起工作時間長了,他們還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江湖規矩。比如,每天每個人疏通了幾個管道,收入多少都自己心里有個底,到月底的時候一起結賬。
 
    “從來沒有人亂報或少報。”負責公司賬目統計的老張說。
 
    又比如,到月初的時候,大家都會自覺聚在一起吃個“加油餐”,從來不會有人缺席。
 
    有時候遇到可能有有毒氣體的管道,他們就自覺分成組來合作,直到把管道疏通為止。這些年來,公司的員工生活條件都還行,相處得也很融洽,員工之間從來沒有出現過搶活的事情。
 
    精神生活匱乏
 
    歇息了一會,管道下面的輪廓慢慢顯現了。老菜又開始來疏通,這次他先用比人還高的鐵舀勺把里面的淤泥撈出來堆在旁邊,然后再沖水。隨著攪拌的加劇,散發出陣陣惡臭。“這里面有油腐臭的味道,還有其他的不明物體腐壞散發出的臭味。”
 
    “這都還算是好的,我******次和他來的時候,直接就吐了。”老菜的妻子毫不掩飾地說著,***開始沒有這個機器,都是老菜自己下管道,用竹竿一點點通,回家之后,身上的味道怎么也洗不去,“消毒水是家里必備的東西。”
 
    老菜住在西站旁邊的平房里面,不到30平米的房間,住著3個人,廚房與臥室用窗簾隔開,一個灶臺,幾個零星的碗筷,幾張凳子,還有一個折疊沙發,“以便孩子們來的時候有地方可以住。”老菜說。
 
    公司不包住,管道疏通工人都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。實際上,早些年,老菜也在北京的地下室住過一段時間,發現身體受不了,經常會腿疼,自此之后,老菜就搬出來了。
 
    “這行業身體不好,完全做不下來。”老菜笑著說,“抵抗力是要放在******位的,要不然下水道里面的細菌就會侵入皮膚,造成各種疾病。”
 
    并不是每一位管道工人都能在暑假的時候和家人待在一起。為了節省租金,很多管道疏通工人都是兩個人合伙租一個平房,屋里放一張上窄下寬的木質板床。“多出來的空間還可以當椅子。”方經理說。
 
    他和老周住在一起,平時有個照應。在這些管道疏通工人中,方經理算年輕的,但他干活也是***拼的。
 
    “不拼命干活怎么行?”方經理憨笑著說。
 
    家里4口人需要他養活,大女兒剛滿7歲,小女兒才1歲。他每天工作回來就是和家里人視頻,“兩三天不見,就會覺得精神上少了點什么。”
 
    對于記者這樣的陌生人,老菜和方經理算是比較能說的。其他很多管道疏通工人,根本不愿意談起自己的生活。一是他們覺得這么多年過去了,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樣 的,很平常;一是他們覺得這是***臟***累的活,也不愿意讓別人知道。即使自己心里有委屈或者覺得不舒服,也不知道如何表達。
 
    此前,記者和其他管道疏通工人接觸,他們根本不愿意接受采訪。“這個事曝光沒什么必要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管道疏通工人說。
 
    實際上,他們經常遭遇別人的不理解。家里的孩子們都不支持他們做這種工作,對別人也從不提起。每年過年回家時,總有人會時不時地嘲諷一下,“你就是做那種掏糞池工作的。”老菜尷尬地說。
 
    老菜的小兒子在家里上初中,當別人問起他的父親是做什么的時候,他只說在北京打工,至于具體做什么,就佯裝說“不知道”。
 
    “所有的苦和累都自己受著。”老菜說。
 
    做不動了,再說
 
    每天要拉100多斤的沖洗管,老菜著實覺得身體“有些吃不消了”,他估摸著自己是太勞累。
 
    如同白領在電腦前坐時間久了,會形成脊椎病一樣。臂膀疼和手沒知覺,是管道疏通工的“通病”。而且和管道打了十幾年的交道,實在是不想再干了。“當初稀里糊涂地走進了這一行,一干就是十幾二十年。”老菜說,“未來再說。”
 
    方經理也打算再干幾年就回老家,“陪陪媳婦和孩子。”
 
    其他的管道疏通工人有的也是做一天看一天,大多都是等著做不動了的時候再說。
 
    那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管道堵塞?以后管道疏通工人是否會消失?
 
    對此,管道疏通工人的看法是“管道里面的淤泥和亂七八糟的東西太多。”
 
    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博士、副研究員黃順江從歷史的角度進行分析,他認為,管道堵塞更多的是一個社會在發展過程中的歷史遺留問題,“這是從 計劃經濟時代轉向市場經濟時代必然出現的階段。”其次是居民在日常生活中,沒有保護地下管道的意識,“無論什么東西都直接往下水道里面丟。”再者,平時下 雨把地面上的泥沙沖進了地下管道,如果政府相關部門保養維護不及時,就會導致管道堵塞。
 
    實際上,“只需從源頭利用,過程維護解決就可以。”北京市市政工程設計研究總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、院排水專業副總工程師宋文波以雨水管道為例,向《經濟》 記者解釋說,******,提倡海綿城市,把雨水留住,一部分利用起來,一部分慢慢往出排;第二,定期對管道進行維護,保證管道的功能效率盡量向設計時的標準靠 近。
 
    黃順江對此提出了更為細化的解決辦法,他稱之為“預演”。“這需要相關政府部門首先要有這個意識。”即在平時下小雨時,就觀察哪些地方有出現排水不暢或緩慢的情況,及時進行維護和解決。當出現大雨的時候,就對這部分路段進行重點關注,直到事情解決為止。
 
    但無論如何,管道疏通工人都不會消失。他們會一批接一批地為地下管道服務著……
 
在線咨詢
 
QQ  榮晟環保
排列五历史开奖号码 山东安然纳米能赚钱吗 北京11选5 彩金捕鱼ol红包版 眼光独到赚钱代表什么生肖 梦幻109做师门赚钱吗 福建十一选五 龙王捕鱼官网 问道打卡真的赚钱吗 北方麻将规则 打法 竞彩比分直播球探 批发三色凉皮卖赚钱吗 卖笔芯赚钱吗 锡厂为什么赚钱 澳门华体足球指数 网络捕鱼外挂作弊器安卓 赚钱宝pro 软件下载